读者文章摘抄

2019-05-07

我所说的“纯”,其实是某一种现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寰宇四海,人们叫着的、吃着的、穿着的、用着的所有带“纯”字开头的东西,绝大部分带着一种忽悠。如那些耍钱耍酷耍女人的“纯爷们”的“纯”是为了一种自我标榜和相互戏谑;“纯天然”的“纯”更是一种玩弄,用“天然”已经表达意境了,居然再加个“纯”字,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纯棉”的“纯”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你们都懂的,除了解放前延安生产的,其余我都不信;再如“纯”木只不过是在家具上贴上一层木皮而已。

还有我们现在的社会连小孩子都学会装“纯”,写做好事有感作文,某地方有人调查过,班上90%以上的作文都写到“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我扶奶奶过马路”等等之类的滥竽充数;而全国的老师们呢,暑假强行补课,美名其曰,“纯粹”为了提高学生成绩,我们在回到街道两边去看看,泛滥各种带“皇朝、宫廷御用、帝苑、尊贵”等等字眼的招牌,还有“假一罚十、童叟无欺”明明是“挂羊头卖狗肉”却煞有其事的标榜,再说我们的某些部门呢也跟着装“纯”,装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明明是自己的失职,却欺负不能言语的天气,而他们领导也老是用带着“切实、大力、深刻”这样动词的文件和报告告诉你们,其实我们很“认真”。

那么,既然大家都知道所谓带“纯”的东西,其实都不“纯”,为什么人们还“赶鸭子上架”似的相互追逐呢。我想,因为有一句俗话叫“直到快失去才懂得更珍惜”,我们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有一种怀“纯”的思念,总觉得过去的某些好东西好现象不见了而现在的社会有某种东西却已失落,人们越觉得失落就越想去狂热的追求,狂热过度之后就是忽悠,你说你的“纯”,我说我的“纯”,最后谁也说不清楚什么才叫“纯”,结果生出来一种病,叫“社会病”。

我们似乎都认为得“病”的根源是这个似乎充满物欲横流充满铜臭的社会导致的人们道德和精神信仰的迷失。但是这个社会也是人本身造就的,人是个有思想的高级动物,只有摆正自己的心态和位置不再盲从,只有规范自己的同时兼顾监督身边的人群,只有靠我们人本身摆脱装“纯”弄“纯”的行为,才能真正走进和谐社会。

不要怀疑一个人的渺小,万里大堤尚可溃于蚁穴,滴水之功可以穿石。我们来理解“纯”的基本定义,其一是专一而不杂,其二是人品的美好。其一的定义我理解为对一种事物的责任与坚持,有做事的责任也有做人的责任,坚持就是对危害一切正常事物的行为要敢言,其二其实就是诚信,对人对事诚实可信,你的人品才是美好的。概括起来诚信和责任就是信仰。有人说过,信仰者东西不是能从书本上学来的,更不可能是上天赐予的,而是要从某一种人群身上看到的,他们身上散发的光辉就是我们应该信仰的东西。如果我们不盲目的仰视那些装“纯”弄“纯”的人,蓦然回首,我们想要的那一人群其实就藏在你我的身边。“人之初性本善”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人并不是生下来的时候就是恶人。只要我们行“善”,对身边不好的事物敢言,我们是可以人人讲责任讲诚信的,这才是一种社会“疗伤”的手段,而国家之法器也将成为更好的辅助工具。若果这样,那么伪“纯”者们将没有立足之地。

近来,从各种媒体我们看到身边还是有许多真正的“平民英雄”,如公交车司机有杭州的吴斌、重庆的聂恩、南京的谢师傅等等,虽然他们做事时只是一个人,但是他们身上的光芒辐射的是全中国。他们所做的就是专一而不杂,身为司机把开车当成一种责任,即使是当生命受到重大威胁的时候,也牢记自己的责任。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以真正“纯”为本,人人可做到。“纯”一定义为纯粹,即是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就让忽悠我们的那些东西见鬼去吧,我们要纯粹的灵魂。

阅读 58
分享
写评论...